白日梦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奇幻世界。

七月七日长生殿

此天,幽冥的摆渡士,遇见一个奇怪的女子。 心无畏则轻灵,心至达则神通…… 心之所系,随心所欲 孩子,你行的…… 你是谁?你是谁! 乾鸦兀忽然从睡梦里睁开眼睛。滞缓的看着前方,其实前方一片黑暗...

万世红莲

百荒夷一年分七个月,没有春夏秋,只有万物凋零的冬天。 七个月,是因为百荒夷的主人,摩摩舐只有七根手指,当他数到七,一切就得重来一遍。那时刚刚好,俚破湖的万年冰上长出第九百九十九朵雪荷。摩摩舐说,铲掉它们!于是一切就...

心魔

青衣。我眉心的一颗红痣,掌纹中生生抠下的一块血肉,连着魂魄的一根乌丝。青衣,唇线微扬时,齿间双音的两次平行。青衣。倘若舍去,我只有残余着的呼吸。 终于。我不再醒来,将九岁的身躯缠进金丝甲,僵直的尸身能永不腐败。每一...

三千六百年 死亡只是开始

楔 子 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想要写出来,却又完全整理不出一个字,它在我心缠绕,挥之不去。我想它正等我的一个故事而降世,可是那个故事是我如何酝酿都还没成形的,这种感觉开始在我心中越发浓重起来,炽热却无形,神秘……我...

浮生

一 生活,是一种缓缓如夏日流水般的前进,我们不要焦急,我们三十岁的时候,不应该去急五十岁的事情,我们生的时候,不必去期望死的来临,这一切,总会来的。——三毛 当看见儿子一个人背着书包,抱着玩具熊坐在门口等我下...

在人世

我想缘由我前世没有积过什么德,或者积了笔情债要还。所以此生至今,都在历经始乱终弃。对于不知爱情为何物的人来说,那冷漠总归有个理由吧。只是大家都藏在心里不说罢了。我还不知道我要什么,但似乎越来越清楚自己要偿还什么。 现在...

死魅

她提着他的首级,在这死寂的游廊里拖行,暗青的大理石面上拖过一条狭长的绛红,他冰冷、渗着血的唇还是微笑着的,平静的随她一起颤动…… 无爱无嗔,她吟着,于是消失在游廊的尽头。 身影终于映在池面上,寒秋的风泛着池水...

夏枯草

我想我永远不会失眠。就算失眠,也只是我做梦梦见我在失眠。我吃得下,睡得着。至多数到第五百只羊就沉沉入睡。弹指催眠一般灵验。但精神上,我是绝对兴奋的。兴奋的就像泡泡。 蓝色的神仙鱼,泡泡,拖曳着它绮丽的鱼尾在...

游戏

旧日的阁子里,我彻夜站在那里等着他踏着塑料拖鞋上楼来乘凉。似乎是他爸的老头衫,宽大的很,汗湿了紧贴在背上,随着背部肌肉的曲线纠葛着,他伸手将两个裤腿一拎,爬上了屋顶蹲在上面喝一瓶可乐。喝一口就把瓶子搁在脸上冰着,沁出的水...

昆泽

= = 昆泽有一颗很大的头颅。架在她幼小瘦削的躯体上,每当它晃动时,觉得很快将有坠地的危险。如果她的生命支撑着这个恐怖的思维工具,那么她的生命就是更大的恐怖。 5岁时她捏着死雀的断翅走向我。我拂动她头顶唯一...

昆泽、夏祀、欢喜,永生的象征意义

这个世界,生命的形态不仅仅只有人类一种。一个团体,一组概念,一种思想,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都可以显示出和生命一样的起衰兴落的特征。但是有些东西,生命周期长的超乎人类的想象,在人类的眼中,他们似乎永远都不会衰老,从有历...

很久以前的怀念

我很怀念网灵的兄弟姐妹们,因为我的无力维系,导致网灵的无征兆的失散,不知道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伤害? “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想要写出来,却又完全整理不出一个字,它在我心缠绕,挥之不去。这种感觉开始在我心中越发浓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