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探索

量子力学 相对论 引力波 无介质微波推力器 纳米科学 分子遗传学 人类基因组计划

[what if]第80期:病毒山

提问: 如果把全世界所有的病毒都收集起来放到一个地方会怎么样?它们会占据多大的空间?看起来是怎么样的? —— Dave 回答: 全放在一起的话会有一大堆,但人类身上的病毒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 引起艾滋病的艾滋病毒已经...

与众不同是自己想出来的吗?

  作者:YM Huang 在强调个人主义的社会,人们会倾向要与众不同,做自己。但是与众不同究竟是一种真实的现象,还是一种自我感觉良好呢? 研究者好奇,究竟与众不同的感觉会受到什么影响,他们请实验参与者填达...

探识银河真面目

Liz Kruesi 文 Shea 编译 经过长达数个世纪的探索之后,现在天文学家们终于了解了我们银河系的旋臂。但还有更多的未知留待发现。 我们所在的银河系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它的旋涡结构。虽然现在旋臂对于我们来说显然已经...

月球车玉兔:我也遇到了一点问题

作者:月球车玉兔 大家好,2014年1月25日是我到月球后的第42个地球日。有几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第一个好消息是,通过这42天的努力,我已经累计滚过了100多米!我带来的一大堆科学仪器——测月雷达...

《剑桥世界食物史》之蛋白质的前世今生(上)

IV.C.2. -蛋白质 原文地址 翻译:王晶冰;校对:山寨盲流,田不野 “蛋白质”这个词是瑞典化学家永斯·雅各布·贝采里乌斯(Jöns Jakob Berzelius)在1838年创造的。在这之前的150多年里,只...

唯有饮者解其味

夏夜懊热,桔子喝得在椅子上再坐不住,抱着膝盖埋着头坐到了地上,我们在一旁七嘴八舌问:“要海王金樽么?”“要鸡精么?”她摇头,咬字清晰地说,“都是安慰剂”。我们继续绞尽脑汁:“要牛奶么?”“要面包么?”她再度摇头,坚定回...

H7N9:是否又一场灾变的来临?

2014年1月20日,新年伊始,上海传来坏消息,浦东人民医院一位张姓医生因感染H7N9禽流感,病重不治,最终离世。此事经媒体报道后,顿时引起了广泛关注。从百度指数上看,"禽流感"与"H7N9"这两个关键词的关注度当天即...

[小红猪]脆弱赤子脑

译者:五月香樟 原文 校对:anpopo   4朵小红花。 早产发生的逐渐增多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的婴儿受到神经损伤的威胁。艾丽卡·柴可· 黑顿(Erika Check Hayden)采访了研究如何救治这些患儿的科研人员。...

“小分子胶原蛋白”真的会有用吗?

胶原蛋白在世界各地都很火热,尤其是中国,差不多是时尚女性中最具号召力的“圣品”。2013年夏天,科普界批驳胶原蛋白达到了一个高潮,以至于包括央视在内的若干主流媒体也进行了曝光,胶原蛋白产品的人气一度回落。不过,中国从来...

免疫疗法:征服肿瘤的“新”利器

2013年12月19日,《科学》杂志评出的年度十大科技进展如期出炉,近年来风头正劲的肿瘤免疫疗法众望所归,力压钙钛矿型太阳能电池、结构生物学指导疫苗设计、迷你器官以及超新星研究等重磅成果拔得头筹。那么,作为一种“古老”...

触摸太阳系的边界

Shea 编译 在太阳系的深处,阳光已远没有那么的耀眼,无尽的黑暗几乎吞噬了一切。但就在这黑暗的背后,有一场事关地球上生命生死存亡的“拉据战”已经上演了数十亿年。这里就是太阳系的边界——太阳系最后的高地。 太阳系的边界...

让零食健康起来

从词义上说,“零食”是指在正餐之间吃的小食品。有的人用它来补充能量,这对于孩子甚至很重要。不过更多的人是用它来解馋。不过无论如何,“好吃”总是对零食的首要要求。 在传统上,零食也是以“好吃”作为目标。对于多数人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