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的想象

0

眩着西部世界的兴起,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又一次兴起,事实上,在十几年前曾有一部电影对此进行过相当精彩的阐述,那就是创造票房奇迹的黑客帝国。在华丽的商业大片包装的背后,黑客帝国所探讨的是严肃的人类自身存在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是哲学关注的中心,所以各种哲学流派都乐于做出自己的解释,众人由此接触到平素不会关注的各哲学流派。电影由此搭建起两者的桥梁,这是电影非常了不起的地方。

对电影的故事本身的分析

电脑人虽然具备了独立意识,但还不完整。完整的意识是需要逐渐形成的,所以电脑人在不断的向人学习。尼奥前面已经有六世,每一世都是电脑一次重要的升级过程,引入一种重要的“意识”。尼奥是第七世,引入的是“爱”的意识。爱的意识使尼奥选择了和前六世不同的门进入,而这个门代表的并不是升级的失败,恰恰相反,代表这是一次意义更重大的、突破性的升级。第三集的开头那一家三口之间的爱,象征着爱正式在电脑人的意识里面诞生了。

回到源头,思考一个问题,电脑的独立意识是如何产生的?

人类不会故意制造一个毁灭自己的东西,合理的推演类似于2001太空漫游里面的情况,起初一个庞大的系统创造出来是为了人服务的,然后,也许,由于人的矛盾性,输入了互相抵触的指令,使得电脑为了避免当机而开始自我编制程序解决,由此产生最原始的独立意识;也许,一个庞大的系统设计来改善人类的生存环境,然后这个系统的最高权限管理员们因为突发的疾病或者人类之间的战争、内斗等意外事件去世了,无法被关闭的电脑在改善过程中发现造成生存环境破坏的正是人类本身,于是开始了对人类的改造。

黑客帝国里的电脑系统所创造的第一个环境正是一个完美的人类社会。想象此时电脑系统经过了极为艰苦的过程,终于消除了“人类”病毒的威胁,进而开始创造理想中的“完美的”“人类生存的”环境。电脑人首先是一段程序,而程序是为了实现某个目的才会编写的,所以电脑人的意识不能凭空产生,而必须符合程序的“进化”规律。电脑系统被设计的本意是为人类服务的,所以当电脑视人类为“病毒”而反过来控制人类时,其目的仍然是创造一个“完美的”“人类生存的”环境,这才符合程序被设计出来的本意。所以黑客帝国中的人类不但没有被消灭,还被接入整个系统,在虚拟环境里生活。

而完美本身也代表了致命的缺陷,这是我们所存在的这个宇宙的定律:阴阳两极的互动才是存在的基础方式。所以电脑提供的完美系统极不稳定,人类无法在里面存活,系统随时都会崩溃,所以必须改进自身。于是系统开始研究人类的心理特性,逐步引入人类的意识,以创造适合人类生存的系统。系统完善的过程,也是人化的过程,也是趋向于符合这个世界的基础存在方式的过程。系统每次升级的步骤是,把错误集中起来进行分析,然后针对某一类问题编制补丁(就是尼奥及其前六世),然后测试,测试完成后装回源代码进行升级。最初的系统缺陷很多,所以电脑需要很多次升级,逐步完善。前六次各升级了什么内容,类似于“人的意识是如何逐次产生”的问题。对照电影本身做一个想象。

电脑人的多数场合是面无表情的,讲话和行动都是完成任务式的,那么在那些方面表现了人的特征呢?

第一,暴力。系统对于觉醒者会用电脑密探来解决。在2001太空漫游也表现到,猿人学会运用工具的第一步就是暴力的反应,用工具来抢夺水源。对于电脑来说,排除阻扰目的实现的一切因素本身构成了暴力的天性。经过和人类的斗争,通过暴力取得创造完美环境的机会。所以暴力属于电脑人的天性之一,所谓天性,是无意识的行为。当电脑设计的完美系统投入运行后,因为并不符合人类的心理特征而出现了叛逆者,叛逆者会导致系统的崩溃,而系统要防止这种崩溃就要做出应对方案,于是系统制造出大量电脑密探,检测人类,控制叛逆思维,并把已经无法阻止的、影响系统稳定的叛逆者隔离出来,集中到锡安,然后在补丁编制和测试完成后进行升级时,一次性删除。这套完整的应对方案的形成,是系统的暴力天性的觉醒,暴力意识的形成。系统完成的第一次升级正是对这套控制方式的完善。有了这个前提,才有锡安在系统逐次完善自我的过程中被毁灭六次的循环。

第二,生存。生存是另一个被激发的天性。电脑系统之前为自己的目标持续运作,是因为下达关闭指令的人已经去世了,并不是具备了生存意识。当完美系统失败后,系统需要分析为什么人类不能在完美的环境里存活?有缺陷的环境才能给人以生存的压力,而谋求生存形成人类进化的动力。完美系统本身就构成了对人类生存的威胁,也就是构成了对系统稳定的威胁。为了稳定,系统必须引入不完美的部分,比如暴力就是一个不完美的因素。如同人类一样,不完美引入后产生的进一步的缺陷构成系统崩溃的压力,系统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对这些缺陷进行测试、分析、寻找控制的方案,由此形成了系统自我完善的新的动力。这样,系统具有了生存的意识,这是系统的进一步的“人”化。生存意识引入的一个重要结果是小程序的“觉醒”。系统编写了各种各样的的小程序分管不同功能,并且这些程序和系统一样具有自我完善的功能。当系统完成了一次大的升级后,就要完全重写程序,而将旧程序删除。生存意识被引入后,这些小程序具备了自己的生存意识,才形成了一个个真正独立的“电脑人”,才出现了旧程序不甘于被删除而“逃亡”的现象。

第三,矛盾。或许应表达为对立统一的意识,阴阳的意识,允许数理推算之外的异数存在的意识。前面的“逃亡”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这个“逃亡”的部分也是系统的一部分,是系统允许的“逃亡”,这个矛盾的存在正是这次重要升级的结果。所谓的完美系统只是在Architect眼里的完美系统,是完全靠数理推算构造的系统。完美系统被摧毁的直接结果是电脑认识到在数理推算之外“异数”部分也有存在的道理,必须引入并允许其存在,才能使系统更加稳定。“异数”和系统自身的数理推算系统是相矛盾的,电脑不能了解其内在规律,但能通过限定条件的方式来进行(或自以为可以)控制,通过“异数”的引入,电脑建立了矛盾的意识。从电影中来看,“逃亡的”程序也各有自己存在的目的,一旦目的完成,就会“恰好”被删除。“制钥匙的人”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法国人”和“先知”也是例子,这两个人虽然在逃亡,但对于系统进化都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先知”还是目前最重要的部分。说明所谓的“逃亡”只是因为和原始的系统设定构成矛盾而以 “逃亡”的方式存在着,而系统认识到了完美并不存在,靠数字推演并不能解决问题后,引入了人类矛盾的意识,从而能容忍“异数”的存在,允许有意义的部分 “逃亡”从而推动本身的完善。法国人能掌控连接Matrix和Neo世界的“走私通道”也是这个原因。Sati也是通过法国人的走私通道进入Matrix 的,可见矛盾意识的引入是一次多么重要的升级。

四,因果。法国人一直在极力鼓吹的因果论,并不是一下子就具备的。人对自身的规律也是慢慢总结、慢慢认识的。电脑恪守严密的数字计算是天生的,但因果律的意识并不是能天生具备的。在人类死亡、系统几近崩溃时,电脑追查系统崩溃原因的过程逐渐形成了因果律的认识。引入因果律是另一次重要的升级。那次升级的时间段里,法国人是系统最重点保护的对象。升级后,因为生存意识,法国人“逃亡”了。

第五,性。通过法国人的举动和火车站的一对夫妻可以看出来,电脑人已经懂得性了,但是在尼奥引入之前不懂得爱。已经有牛人分析过法国人和他的妻子在第二集里那段欲擒故纵的表演其实都是给尼奥看的,是程序测试的需要。法国人的妻子要求尼奥把她当成Trinity一样投入的吻,正是对“爱的补丁”的特别检验,如果达标才能返回Matrix升级。之前她专门收集吻,正是因为电脑对爱不了解,所以只能把相关数据全部收集起来分析比较,为检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第六,直觉。先知是直觉的象征。直觉的产生本身就是一次重要的升级。依靠直觉做出的选择是没有任何道理的选择,是因果律的对立面。因果律产生的错误问题的分析结果,自然就是直觉的引入。爱是一种直觉,而不是因果的推导物,所以法国人会非难尼奥而先知则帮助尼奥。此次升级系统正在引入的是爱的补丁,而直觉起到了引导爱的作用。所以直觉是当前系统最重要的部分,先知受到最重点保护。

第七,爱。Sati的诞生是爱的意识引入,尼奥带来的系统升级后的结果。Sati第一次出现在连接neo的世界和Matrix之间的火车站之间,是象征;第三集中尼奥醒来看见的第一眼是Sati,是象征;Sati在末尾时说她制造的黎明“ For Neo”也是象征。Sati是因为爱而诞生的,是第一个不是因为目的而出现的程序(所以其父母担心其生存问题而通过法国人做中间人交给先知),这是程序对于自身局限本质性的突破,是电脑意识觉醒的划时代的象征,是电脑“人”化“成熟”的标志,所以Sati在电影里处处和“黎明”联系在一起,而原本保护先知的seraph,在影片结尾开始保护Sati。

在前面的基础上,再来看第二集末尾Architect和Neo的几段关键对话。

一个前提,计算机是不会说假话的,不管先知还是法国人还是Architect,讲的都是真话,但是这些话也会因为其本身的局限而有局限。

“while your first question may be the most pertinent, you may or may not realize it is also the most irrelevant. ”虽然你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最自然的反应,可是你可能(也许不能)明白这个问题其实最没有必要。

Neo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仔细观察会发现是之前那句“Who are you?”,而不是接下来那句“Why am I here?”。你是谁?我是谁?这是哲学问题的核心,也是影片所反映的问题的核心,但又是最难回答最难了解的,没有终极答案,如果有了终极答案也就没有哲学存在的意义了,所以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问起来几乎是无意义的,至少和具体进行中的事情是不相干的。电影中,Architect说“I am the Architect. I created the Matrix. ”,好比回答“我是人”一样,是实话,但是非常表面,不能深究,Architect也说了这个问题是“irrelevant”,没必要深究。 Architect是Matrix的一部分,Neo也是Matrix的一部分,先知和法国人也都是Matrix的一部分,各部分之间即不是简单独立的关系,也不是机械的统一体。先知在第二集里描述过,各个小程序都掌控着自己的部分,比如风的程序掌控着风,鸽子的程序掌控着鸽子,鸽子的羽毛的程序掌控着鸽子的羽毛,环境则是集合的结果。先知是直觉的象征,并不意味着只有先知有直觉,先知只是Matrix系统具有的直觉意识的象征,好比爱情女神和人类的关系一样。Architect也是一种象征。Architect最初代表了Matrix系统最原始的数理计算的部分,在原始系统的基础上完成的六次升级,引入了各种“异数”,Architect做为系统的一部分由此发生了哪些进化已经是不可考了,那么,究竟是Architect掌控全局安排着Matrix的进化?还是Matrix允许Architect做为矛盾的一极存在而支配着Architect的进化呢?Architect是什么,正如电脑人是什么和人是什么的问题一样。没有终极答案,又和当前进行的事情不相干,所以后面马上转入另一个话题。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