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0

下面我来给大家讲一个愚蠢的故事。

澳洲的东南边有一个岛,叫麦夸里岛。面积128平方公里。比北京东西城区加一起略大一点。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这个岛曾经是个好地方。盛产含猕猴桃在内的很多鸟类。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在1810年的一天,坚忍号的船员们发现了这个岛,还有上面的大批各种海豹。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这里的环境不太适合人类居住,所以只有猎海豹的人定期来访。但是他们带来了老鼠。老鼠很喜欢这里(的鸟蛋和幼鸟)。老鼠也很擅长生小老鼠。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不久之后,麦夸里岛上就有了很多的老鼠和少一些的鸟。

猎人发现自己的小屋总进老鼠,很烦。大约1820年前后,有一位机智的猎人想到了用猫来控制老鼠的天才点子。

猫很喜欢吃老鼠。但猫也很喜欢吃小鸟,也很擅长生小猫。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不久之后,岛上就有了很多的猫、稍少一点的老鼠和更少的鸟。

1870年,一位叫William Elder的猎人怀念起故乡的兔子肉,于是机智地带了几只兔子上岛。
兔子跑了。

兔子喜欢吃草。兔子也被猫吃,但特别擅长生小兔子。吃掉的草导致土地荒芜,地面遭到侵蚀,地上的鸟巢(特别是企鹅巢)大量受损。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不久之后,岛上就有了更多的猫、很多的兔子、依然很多的老鼠和更少的鸟。

1880年,机智的人类试图控制兔子,于是把白鼬带上了新西兰还有麦夸里岛。

白鼬吃兔子,但到处都是趴在地上的海鸟和海鸟蛋,不要白不要。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不久之后,岛上就有了白鼬、猫、兔子、老鼠和更少的鸟。

同一时期,机智的人类发现新西兰等地很适合养负鼠作为毛皮和肉的来源。

负鼠没天敌,猫也不爱搭理。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到此为止,岛上有了负鼠、白鼬、猫、兔子、老鼠和很少的鸟。

虽然以人类标准还是挺多啦。

1880年前后,兔子的引入导致猫的大量繁殖,婴儿潮之后很多猫开始开发新的食物资源,比如麦夸里鹦鹉。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这是麦夸里鹦鹉在新西兰的近亲,不是它本体,因为1891年麦夸里鹦鹉绝灭。

1919年,捕鲸和捕海豹行为停止。1933年,麦夸里岛成为保护区。

此时的澳洲科学家正在研究如何消灭大陆上的兔子,机智的人类决定在岛上照搬。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首先他们在1968年引入了兔跳蚤,没有成功,于是1978年他们下狠手动用了兔粘液瘤病毒。

好消息是兔子的数目从13万只降到了1万只。

坏消息是剩下的1万只都免疫。

丑陋消息是没有了兔子,岛上的500只猫都知道该怎么办。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于是每年 6万只鸟进了猫肚子。岛上有了更少的兔子和更少的鸟。

1985年,澳洲政府官方猎猫行动开始。1997年,开始对岛上的猫进行大规模全面剿灭。前后20年间总共在岛上捕获了2450只猫,多数是陷坑捕获然后人道毁灭。行动结尾时由特殊训练的犬队扫荡全岛寻找漏网之鱼。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至2000年6月,岛上最后一只猫也不复存在。

但是没有了猫,岛上剩下的1万只兔子又开始疯狂扩张。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将植被挖得千疮百孔。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而这些兔子都是对兔粘液瘤免疫的。10年内兔子的数量又恢复到将近10万只。

2007年,澳洲政府终于意识到,必须将所有的入侵物种同时彻底清除。一个也不能留。他们开展了消灭岛上全部兔子、老鼠、还有所有其他入侵物种的大行动。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烟熏兔子洞。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猎兔犬。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毒饵料。

顺便一说,这个项目的预算是2400万澳元(约1.5亿人民币)。

2011年,人们发现许多鸟在吃被毒死的兔子和老鼠尸体。一年里2190只鸟类死于毒剂。

比之前好多了,对吧。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2013,澳洲政府宣布,在过去的一年里没有发现任何一只啮齿类或兔子。野生鸟类的数量似乎已经开始恢复。

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
故事结束了吗?

但愿吧。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关于麦夸里岛和机智的人类的愚蠢的故事。

扩展阅读

引入物种的难题

松鼠大战:一个外来物种的遭遇

参考资料

麦夸里岛简况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cquarie_Island

http://www.parks.tas.gov.au/index.aspx?base=394

麦夸里岛的生物入侵简史

http://mentalfloss.com/article/30307/messing-mother-nature-macquarie-island-ecosystem

http://www.parks.tas.gov.au/?base=12997#Project Timetable

麦夸里岛的现状

http://www.antarctica.gov.au/about-us/publications/australian-antarctic-magazine/2011-2015/issue-23-december-2012/science/a-brave-new-world-as-macquarie-island-moves-towards-recovery

http://www.acap.aq/index.php/es/novedades/ultimas-noticias/1216-no-more-aliens-australias-macquarie-island-continues-to-move-towards-recovery

 

PS 开篇的“猕猴桃”是王企鹅的外号。你搜一下幼年王企鹅的样子就知道为啥了。


本文转载自科学松鼠会 文章来源链接

万物有灵,析守我心。网路灵异派,给你一个不同的角度看世界!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