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沉思、阴阳学说和悲观主义

0

每个人都听说过玄而又玄的鬼神之说,我们称之为迷信。

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广大的农村,仙家们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群体,并且和中国的文明一样源远流长。 “迷信” 是一个和他们密切相关的词语。

大多数人对“迷信”抱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的态度。因为如果不信,这个群体为什么流传这么长时间,至今不衰?如果相信,那和当代的科学和社会秩序是完全相悖的,难道几千年的理念和发展都错了。

一切要从最初说起。

以前看西方哲学时,惊讶的发现:原来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早就在几千年前就困惑着这些哲人。换言之,几千年前那些哲人就在孜孜不倦探索着的问题,在几千年后仍然在困惑着我们这些当代人。同样的事情在东方也在发生。至今我们仍然搞不清楚老子的《道德经》的真正含义,至今我们仍然逃不出儒家思想的强大影响力。尤其是科学发展到现在经过否定的阶段后到达一个否定之否定的阶段:和宗教思想达到前所未有之统一!难道几千年的发展我们只是原地踏步吗?

老子、孔子等诸子百家和苏格拉底、柏拉图等哲学先驱出现在同一年代,相对而言,东方的思想更加成功,对社会的影响面更广,影响力更大。那么我们看看东方的演变。

仔细的研究诸子百家时期的东方,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时的宗教、哲学、中医、气功、社会理念等发展的根源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事实上,我认为当时人们对真理探索的方式和现代是大不相同的,他们依靠更多的是“沉思”。通过“沉思”探索世界,产生了哲学和宗教,进而影响并发展了中医、气功、社会理念等,再进而影响并发展了更细致的方方面面,比如:迷信。

宗教和哲学在中国历史上是水乳交融的,儒、释、道是中国的三大宗教,也是中国的三大哲学派系。老子在道德经的第一章写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古往今来有很多理解。以我看来,这第一章写的是整个道德经是怎么得来的。第一句是对沉思的概论。有名无名,讲的是沉思中的状态。常无常有,讲的是沉思中探索的方法。最后一句,则阐释了沉思的要义。总之,这种恍恍惚惚的感觉,只有在沉思的状态下才能够达到。佛教讲究坐禅和沉思,已经不需要做什么解释了。孔子著名的“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般人们只引用后一句,但是前两句是大有来由的。为什么要先正心诚意?为什么要先格物致知?除了沉思又如何能达到一点呢?所以孔子的主张建立的基础也是在沉思上。“沉思”是儒、释、道三家理论研究的方法和出发点。

中医起源和宗教和哲学是有紧密的联系的。中医的针灸,中医对经络和穴道的研究,中医对五脏六腑的属性分析(非常哲学),这一切是不可能建立在解剖和试验的基础上的。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沉思。气功和宗教、中医也是水乳交融的,大宗师和医疗高手往往就是气功大师,气功最基本的修炼也是打坐和沉思。

我们可以把这种“沉思”得来的一系列学说称之为“阴性学说”,因为他们的研究方法和进展过程是和现代科学相对的。科学相应的则是“阳性学说”的代表。


“阴性学说”是如此深刻的影响了古代人的生活。连皇帝都要说自己秉承天命?天命,可谓玄之又玄啊。不管是社会变迁、国家大事,还是喜怒哀乐、居家衣食,人们都会求助于阴性力量。比如:祭祀、观天象、算卦、风水、迷信。是的,迷信。迷信只不过是这种影响的一个分支而已。

仙家们的论调有几个共同特点。第一,都说自己是最厉害的,都说自己综合了儒、释、道的精华。第二,往往都能做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治病、预测、风水等。第三,往往都由此被神化。

民间的误区就在这里,将阴性力量神化了。人们一碰到难解的谜团就推倒未知的阴性力量身上。看到仙家们能做到一些自己无法解释、无法理解的东西,就把阴性力量看成无所不能的,无限拔高了,甚至一些有探索欲望的人转而追求这种力量,以为可以揭开所有的未知之密。

实际上阴性力量也是有其局限性的。很简单的一个道理,阴性力量作为阳性力量的对立面,阳性力量做不到的事情,阴性力量却做到了,那么阴阳就不平衡了。这也违背了阴性学说的规则。周易讲了,阴阳是相生相克,无限循环的。换言之,阳性力量超越不了的事情,靠阴性力量也是无法超越不了的。再举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中国有很多的宗师、巫师、气功大师、武术大师,为什么中国仍然被侵略、被掠夺,仍然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呢?那个流派不是宣称自己是爱护国民的呢?为什么都毫无作用呢?这充分说明了阴性力量虽然悬,但是是有局限性的。迷信其实是阴性力量失落的一种表现,是阴性力量衰退后留下的袅袅不绝的影响。

阴阳的循环在阴性学说和阳性学说上有一个很大的体现。老子、苏格拉底那一代(或者更前),是阴性学说发展到最高峰的时期。阴性学说发展到最高峰,但是无法圆满解释宇宙规律,所以有些人就转而研究阳性学说,即科学。阳性学说就此萌芽了。为什么在中国历史上相当长的时间内流传着一种观念,认为社会不是在逐渐进步,而是在逐渐退步,最初的起源时最完美的最开明的,而这种退步是一种自然规律,无可奈何的。这是一种阴性理念逐渐被阳性理念代替,但还没有丧失优势的必然反应。科学发展到今天,经历了否定宗教的过程后,到达否定之否定的境界:发现居然和宗教得到了同一结论。这就和爬金字塔一样,各类学说爬的越高,就越接近。这就是阴阳循环,相生相克的道理,也就是矛盾不断交替,即对立又统一的道理。

科学和宗教在最高境界的共通之处,早就为先知们认识和论证过了。这好比阴和阳是相生相克的一样,科学虽然没有比宗教高明多少(理论层次),但是宗教也不会比科学高明多少。万不可看到现代科学的结论居然和数千年前的宗教理论惊人相似,就认为宗教理论会超越科学,而改而膜拜虚无的阴性世界。阴性学说和阳性学说到底是人的学说,是受时间、空间和诸多因素限制的。阴性学说和阳性学说交替前进,但是只有发展,没有终点,永远也揭不开宇宙和人类的最终之谜。

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也因为此。因为照此推断,人类只有发展,但是永远也不会到达尽头——认识世界的真相。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