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不死的科学幻想:将意识上传到计算机

0

本文转载自机器之心  原文来自BBC

在很多科技大亨梦想着用智能设备或社交媒体应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时,有一位俄罗斯互联网富豪则正在尝试改变人类的命运。据 Tristan Quinn 报道,这位富豪正努力使上传人脑到计算机成为可能。

「未来 30 年内,」Dmitry Itskov 承诺,「我要确保我们都能获得永生。」 这听起来很荒谬,但这位35 岁富豪说话时的严肃性不容置疑,他说他离开了商业界将自己全心投入到对人类更有用的事物上。他表示:「我 100% 相信它会发生,否则我也不会开始做这件事。」 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想法,但那真的可能实现吗?Itskov 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如果没有永生技术,我会在未来 35 年内死掉,」他感叹道。死亡是不可避免的——至少目前是这样——因为随着我们的老去,组成我们身体的细胞也失去了修复自我的能力,让我们容易患上心脑血管疾病和其它杀死约三分之二人类的与年龄有关的疾病。

所有证据看起来表明理论上这是可能的——虽然极其困难,但它是可能的。——2045 Initiative 项目科学主管 Randal Koene

所以 Itskov 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财富投入到了一个他提出的超越衰老的大胆计划中。他想使用最先进的科学解开人类大脑的秘密,然后将个人的意识上传到计算机中,让他们从身体的生物限制中解放出来。 他说:「我计划的最终目标是将人的人格(personality)传输到一个完整的新身体中。」 Itskov 让不可能成为可能的兴趣开始于 20 世纪 80 年代,那时他还是一个苏联的小孩。「我当时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位宇航员,在外太空飞行。」他说。一部科幻小说给他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主人公吃了一些永生药丸,最后飞行在地球轨道上。我记得我自己疑问着如果我想要不死的,我需要做什么。」

但他的计划真正能让我们所有人将我们的意识上传到计算机,而不只是科幻吗?Itskov 的「2045计划(2045 Initiative)」科学主管 Randal Koene博士——一位曾在波士顿大学记忆与大脑中心工作的神经学研究教授——把 Itskov 可能与现实脱节的任何建议都一笑置之。

「所有证据看起来都在说理论上这是可能的——这极其困难,但它是可能的。」他说,「那么你可以说这样的人是有远见的,而不是疯狂的,因为这意味着你并不是在想一些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Randal 指出的理论上可能性的根基是神经科学尚未回答的关于我们大脑如何工作的问题。我们的大脑是由大约 860亿个神经元组成,连接细胞通过释放电荷传递信息,这些电荷在我们的头颅中像波一样地传播。

但据哥伦比亚大学神经生物学教授 Rafael Yuste 说,和其它任何科学问题不一样,大脑究竟是如何生成意识还依然是一个谜。他说:「面临的挑战正是怎么从大脑中互相连接的细胞这样的物理基础走向我们的精神世界、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记忆、我们的感觉。」 为了解它的工作原理,许多神经科学家将大脑看做是一台计算机来进行研究。在这个比喻下,大脑通过计算将输入的感官数据输出成我们的行为。这就是意识上传开始的理论论据。如果这个过程可以成功映射,大脑也许可以被复制到计算机中,同时还伴随着其所生成的个人意识。

这是 Ken Hayworth 博士的观点,他是一位白天在弗吉尼亚州珍利亚农场研究园区(Janelia Research Campus)测绘小鼠大脑切面的神经学家,而到了晚上他就会埋首于怎样上传自己意识的问题中。Ken 相信测绘连接组(connectome)——人脑中所有神经元的复杂连接——是其中的关键,因为他相信这其中编码了所有造就了我们自身的信息,尽管这还未被得到证实。「在同样的意义上,我的计算机实际上只是我硬盘中的1和0,而只要这些1和0能传输到下一台计算机,我并不关心发生了什么,那对我来说都一样。」他说,「我不在乎我的连接组是在这个肉体中还是在计算机模拟控制的一个机器身体中。」 但 Ken 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很遗憾,我们离绘制人类连接组还非常遥远,」他承认,「客观来说,要得到苍蝇大脑整体图像就需要花费我们大约一到两年的时间。而要使用我们现在已有的技术测绘整个人类大脑则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且另外还有一个理论上的挑战。即使我们可以创建出人脑的线路连接图,意识上传也很可能还需要读取所有神经元的持续不断的活动。 现在 Itskov 可能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帮助,据 Yuste 说——他曾帮助促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神经科学研究项目脑计划(Brain Initiative)。这项需要投入 60 亿美元的美国计划的目标是发现解决阿尔茨海默氏症这样的大脑疾病的方法。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Yuste 希望能够测绘大脑中的神经元随时间的连续交互——释放信号的模式「我们想同时一次性测量所有神经元的每一个尖峰信号。很多人说那实在不可能。」 这是一个不依赖于首先测绘连接组的方法。

在尚未公布的研究中,Yuste 第一次得到了几乎组成所有神经元活动的催眠电信号闪烁的随时间变化的图像,这些图像来自一种叫水螅的微小的无脊椎动物的进化中最简单的神经系统——最多几千个神经元。 「这非常令人兴奋,」他说。但「现在我们还不能告诉你这些模式意味着什么。所以这有点像听一个你不能理解的外语对话。」 Yuste 希望能在 15 年内测绘出——并解读——小鼠皮质中的所有神经元的活动。但最终的目的是读取人类大脑的活动。

「如果大脑是一台数字计算机,如果你想将意识上传,你首先需要能够破译或下载它。所以我认为要让这样的上传发生,脑计划是必需的一部。」

但 Itskov 离最终目标还有很远很远。在杜克大学,一位顶级神经科学家认为由大脑所处状态不同造成的动态复杂性是无法被复制的。「你不能编码直觉;你不能编码审美观念;你不能编码爱或恨,」Miguel Nicolelis 博士说,他正在开发一种意识控制的外骨骼装置以帮助瘫痪的人行走,「你永远不可能看到人类大脑降格到数字媒介上。就是根本不可能将复杂度减少成你必须处理的那种算法程序。」

我设想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拥有多具身体……我的意识从一具身体移动到另一具。——2045 Initiative 项目创始人Dmitry Itskov

Yuste 也还很不确定大脑是否能像计算机一样工作以及可否被复制到机器中。但因为神经科学还无法解释大脑究竟如何造就了我们,也无法证明意识上传是不可能的,他相信如果 Itskov 成功实现了自己的宏愿,社会应该开始考虑可能会有怎样的后果。

「通过新的神经技术导向我们对大脑的理解的道路理论上也是导向意识上传可能性的同一条道路。」Yuste 说,「涉及到这些方法的科学家有责任提前思考。」 意识上传会迎来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

「如果你可以复制意识并将其上传到不同的材料中,原理上你就可以克隆意识。」Yuste 说,「这些都是很复杂的问题,因为它们涉及到定义什么是一个人的核心问题。」

Itskov 更为乐观:如果你的动机是帮助别人,你可以做任何事。 但这样的保证对 Yuste 来说是不够的,参与了脑计划伦理板块的他说:「我会将意识上传列入到那些应该被非常仔细地讨论和彻底思考的主题的列表中。」

Itskov 已经在计划他无尽的生命了。「我设想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拥有多具身体,一具在空间中的某个地方,另一具是全息状的,我的意识只需要从一具身体移动到另一具。」

据估计在我们之前已经死去了 1070 亿人。随着我们未来几十年对大脑的认识的进步,我们将会清楚 Itskov 是否真的是他自己所声称的有重大远见的预言家,还是仅仅是拥有不可能梦想的又一个梦想家。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