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0

在日本,如果你恰巧碰到有人头戴狰狞面具夺门而入,而一家老小则手拿黄豆向其抛打,千万别以为是遇到了歹徒,这是日本人为保全家平安而举行的“撒豆驱鬼”仪式。在日本,有关妖怪的传说五花八门、种类繁多,且贯穿了整个日本历史。可以说,妖怪文化是日本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妖怪形象随时代而变

日本民间有着大量关于妖怪的传说,这大概与身处岛国的日本人在心理上有种神秘主义倾向有关。喜欢较真儿的日本人把妖怪分门别类,著成《日本妖怪物语》、《日本妖怪大全》等大厚本的图书,还配有精美插图,在图书馆中举目可见。各地“乡土会”的老人说起古往今来的妖精,更是津津乐道。

妖怪的产生起初是出于对自然、动物的敬畏之心,人们把自己看不见、摸不着、无法控制的力量统统称为妖怪。日本是个水域文化国家,所以很多传说和水有关,比如豆子婆婆,就是用筛子在水中捞人来吃的妖精;桥女则是为情投水自尽的女鬼;而活跃于江河之中的河童,其原型很可能是一种凶猛的淡水鳄鱼。同样,日本又是一个多山的国家,所以传说中住在山上的妖怪也不少。比如雪女,据说是被情人抛弃于雪山的女子所化,因此经常诱惑上山的行人,凡对其动情的人便会冻死。因此,在最初的民间故事中,妖怪往往造型恐怖,让人望而生畏。

据说因为鬼怪太多,日本古代政府设立了专门的巫师—阴阳师。这个职务的尊贵在平安时代达到高峰,因为这个时候日本国内社会动荡、人心不安,统治阶层没有解决的办法,于是把种种问题归结于神鬼。因此,人们在生活中不免小心翼翼,唯恐触犯某种禁忌招致鬼神报复。当时的阴阳师权力极大,天皇和大将军们的日常生活都受到他们的干涉,今天日本文化中的各种禁忌,大体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到了江户时代,商业手工业繁荣,人们不用光靠老天爷赏饭吃了。于是妖怪们也摇身一变,成了住在各种物品道具里的精灵。最有名的是《百鬼夜行绘卷》,描画了琵琶、伞、木鱼、锅等各种旧物品因为要被人们丢弃,一怒之下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妖怪半夜出来游行的场景。此画被誉为日本妖怪画的鼻祖。随着战后日本动漫的迅速发展,日本妖怪的形象变得可爱而人性化了。水木茂是日本鬼怪漫画第一人,他创作的鬼太郎系列可谓风靡一时,和鬼太郎有关的玩具、游戏、装饰物、服装四处开花,号称日本国民三大动画偶像之一。之后恐怖漫画大行其道,并相继出现不少恐怖漫画的专业杂志。像被称为恐怖漫画女王的犬木加奈子,她以儿童的世界为舞台,创作了民间传说、童话、城市故事等题材的恐怖作品系列。人们评价她的漫画作品“有趣、可爱、可怕”,很多日本人沉迷其中。而这几年宫崎骏的动画,更是将日本妖怪文化的热潮推向了世界。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70%的妖怪原型来自国外

日本民俗学的奠基者柳田国男认为,日本妖怪最大特征就在于它具有两面性,善恶可以互相转换。比如怨魂,如果好好供奉,也可以成为保护神。而西方的妖怪则善恶分明。所以在西方人眼中,日本的妖怪总是充满神秘感。而近年来,日本表现出的妖怪形象,要么是借助现代高科技制造出恐怖效果,要么是以可爱的精灵形象讨人喜欢,可以说走向了两个极端。

据说70%的妖怪原型来自中国,20%来自印度,10%才是日本本土妖怪。比如天狗原是来自中国《山海经》中的犬怪。传到日本后,渐渐和佛教中的天魔、神教中的山神等结合起来,融合成为现代的形象。而春分时“撒豆驱鬼”的活动,则起源于中国古代的追傩仪式。

恶媳妇被称为“鬼嫁”

日语里有很多和妖怪有关的俗语。比方传说中河童爱吃黄瓜,所以海苔卷黄瓜这道菜就叫做“河童卷”;特别厉害的恶媳妇儿,叫做“鬼嫁”;说人生了个天狗鼻子,那是在批评人家骄傲自满;如果说“鬼生霍乱”,是指英雄也怕病来磨;“把鬼蘸了醋吃”,则是天不怕地不怕。

一向以认真刻板著称的日本人,已经将妖怪作为一门专门的学问去研究。号称“妖怪博士”的小松和彦教授带领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的人员收集了1.6万条有关各种妖怪的传闻,耗时六年,并制成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以供研究。现在,“妖怪学”已经作为文化人类学的一个分支正式确立,并在众多高校展开授课,不光日本学生,外国学生也听得津津有味呢。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妖怪文化与敬畏之心

小时候,我也曾有过被加班的父母独自留在家中的经历,那些孤独的夜晚使人莫名恐慌。楼上不断传来疑似弹珠落地的诡异敲击声,像击打在心上的鼓点;偶尔扬起的窗帘外,青紫色的灯光照得人毛骨悚然。在盛夏的夜晚,我从柜子里搬出棉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似乎厚重的被子和满身汗水就能让臆想中的“怪物”无法接近。现在想来虽有些可笑,但儿时对未知事物既恐惧又向往的紧张心情,并没有随成长而完全消失,即使是在自诩成熟的今天,当我面对与儿时相似的黑夜时,还是会一边告诉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妖怪”,一边却暗暗期待着奇迹发生,盼望有谁能撕开夜幕自空中降临,带着古怪而不可怖的笑容告诉我:其实一切都不仅仅是妄想。
我在大学里选修了日语,当老师问我“最喜欢日本的什么”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妖怪文化。”有同学发出了“好奇怪”的感慨,我却觉得能说出实话是件愉快的事。我一直对各种精灵鬼怪的传说有着超常的喜爱,而号称有“八百万众神”的日本,无疑是全世界鬼神文化最丰富的国家。这也成了我渴望接触并深入了解日本的契机。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与欧美妖兽一贯的邪恶形象不同,日本的妖怪世界似乎并不那么正邪分明,既有取人性命的恶灵,也有对人无害或仅为取乐才偶尔捉弄人的小妖,更多的妖怪则极少与人产生交集,它们游走在善恶边缘,悠然地生活在人类社会的影子里。据说,日本妖怪大多都能在中国找到原型,但时至今日,中国早已失去了能使妖怪文化生根发芽的土壤,除了在恐怖片中还能看见几个吃人厉鬼或多情女鬼的形象,其他古老神话中的妖怪似乎很少在生活中被提及。而在日本,以妖怪为题材的小说、漫画、电影层出不穷,专门研究妖怪文化的学科和学者也越来越多,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妖怪点缀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并且常常以神秘有趣的形象出现,有时甚至还带有人性化的活泼可爱。大概正因为如此,日本的绝大多数妖怪并不被人们厌恶,反倒很受人欢迎。而我,也成为遍布世界各地的日本妖怪爱好者中的一员。
刚买到《日本妖怪大全》的时候,我每晚临睡前总要翻开它,阅读几页才能满足地入眠,并在陷入梦境时与我想象中的妖怪们快乐地邂逅。我始终幻想着,当午夜来临,人类暂时收起了他们覆盖整个表面世界的硕大羽翼,并于睡梦中回归最原始的自我时,蛰居于另一个世界的客人们会从地表的裂隙中像气泡似的钻出来。它们有着或斑斓或透明的身躯,有些是人的姿态,有些则与动物类似,还有些是器物或精神所化,像水雾一般自由变换着形态。它们绮美而怪诞,神秘又张扬,在最深沉的暗夜中,演绎无数华丽的传奇。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研究妖怪的学者们认为,日本的妖怪文化之所以丰富异常,与日本人民生活在岛国上产生的不安心理密切相关。日本由于自然灾害多发,人们对自然界蕴含的神力有着更为深刻复杂的感情,而能够精准概括这种复杂感情的,大概就只有“敬畏”二字。也正是这种敬畏之心,使得关于鬼神的传说能在日本得到广泛传播,并形成独一无二的“妖怪文化”.妖怪世界是人类世界的投影,很多人喜欢妖怪、研究妖怪,其实并非出于迷信,而是想透过这些独特怪异的想象,窥探人类自己暗藏在思想深处的隐秘心理。
转眼之间,发生在今年3月的日本大地震已经过去半年多了。每当想起那次地震,我总会记起一名身在日本的中国人描述的地震后一个令人心痛的细节。他说,人们为了对抗随时可能到来的余震,入睡前总会先在枕边放好口哨、手电筒、矿泉水和干粮,万一地震来了难以逃离,也能依靠这些物件增加存活下来的可能。听到这样的讲述,敬佩和悲哀的感情同时在我心中升腾起来。这些经历过伤痛但依然勇敢的人,始终坚强不屈地对抗着生命里可能不期而至的磨难,向死而生。这份绝境中的冷静和冷静下的无奈,都使我无法不深受触动。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作为苍茫世间的渺小生命,人若能终生保持对世界的敬畏之心,将是一件难能可贵且值得感怀的事。心中常怀敬畏的人,更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拥有博大的胸怀,懂得悲悯,懂得自省,懂得宽恕,懂得珍惜。日本斑斓炫目的妖怪文化,或许正是其民众对万事万物心怀敬畏的一种特殊体现,彰显着日本人民坚韧的意志和不失轻松浪漫的生活态度。同时,长盛不衰的妖怪文化也在提醒着人们,切勿忘记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
也有人说,现代社会生活节奏日益加快,妖怪传说或许会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但是,如果繁华都市里的车水马龙真的驱散了阒寂黑暗残留的最后一点神秘气息,我们在为科技发展文化进步感到欣慰的同时,大概也会因为失去了许多无可替代的故事而遗憾吧。毕竟,如果一个孩子从来不曾有过被妖怪吓得躲进被子里的经历,那么,他的童年想必也会少了几分乐趣。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逸趣横生的日本妖怪文化

妖怪与和服、相扑、能剧、雅乐等已成为日本文化的标志。1996年,日本任天堂株式会社推出的“口袋妖怪”掌上游戏机风靡全球,开创了妖怪文化的现代版。此后,以妖怪为原型塑造的动漫、影视、服装、饰品等文化媒介,在全球掀起了一场“哈日风”.“哈日族”熟稔的“皮卡丘”、“火焰鸟”、“犬夜叉”、“贞子”、“裂口女”等艺术形象,其原型均源自日本的妖怪文化。让我们揭开妖怪狰狞的面具,寻迹充满诡秘的东瀛和风。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源于中国的日本妖怪

日本是四面环海的群岛国家。岛内山峦叠嶂、水网密布,气候温差悬殊,动植物种类丰富。日本是世界上自然灾害发生最频繁的国家之一,岛内多发地震、洪水、台风、火山、海啸等灾害。生活在海岛环境中的史前先民,对大自然产生莫名的恐惧,认为天地自然均为超凡神力所掌控,妖怪、魑魅等虚妄形象便植根于和族集体记忆中。日本学者水木茂在《妖怪天国》一书中记述:妖怪在人类还未出现之时,便已存在;或许现在仍存有妖怪,只是我们不知其躲避何处。

    妖怪文化的历史可追溯至距今一万年前的绳纹时代,因原住民出土的陶器中雕刻有绳状纹样而得名。绳纹人过着狩猎、采集、渔捞的原始生活,面对野兽环伺、危机四伏的丛林与荒野,他们既惶恐又充满敬畏,经口耳相传,便想象出一个个鲜活的妖怪形象。日语中妖怪一词的语源就有侵袭、扰乱、来历不明的攻击等涵义。民俗学家柳田国男在考古发掘后,推定兵主部(即水神)与绳纹时代的祭祀活动有关。绳纹时代的妖怪形象大多稚嫩、单调,纯自然性较强。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平安时代是妖怪文化急遽发展的时期。平安时代的日本,诸侯林立,兵燹不迭,颓丧、不安的社会风气使得民众亟求鬼神庇佑。当时的各级政权中均设有阴阳师,承担卜卦、谶纬、通灵神鬼的任务。阴阳师的权力极大,天皇与将军们的日常生活均受其干涉,百姓更是谨小慎微,唯恐触犯禁忌,招致鬼神报复。平安时代的和歌女作家清少纳言,在《枕草子》、《古事谈》等作品中就描写有妖怪。随着日本与中国大陆的频繁交流以及遣唐使对中华文化的汲取,中国妖怪随之传入日本。中国神怪小说《山海经》、《淮南子》、《搜神记》等经典作品中的鬼怪轶事,在日本广为传诵,丰富了日本妖怪的种类。据统计,日本70%的妖怪原型来自中国,20%来自印度佛教文化,只有10%源于日本本土。中国妖怪东渡扶桑后,经艺术创作与加工,悄然渗入和风文化。流传甚广的犬神就脱胎于《山海经》中天狗的形象;“撒豆驱鬼”的活动则起源于中国的追傩仪式。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室町时代是妖怪文化的昌盛时期,统治者崇尚收养客卿与文士在幕府中担任幕僚。日本妖怪画的开山祖师土佐光信,原是第八代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政的“御教书”,因擅长大和绘,遂成为绘画制作所中的一名画师。他酷爱以光怪陆离的妖怪为素材,创作大量神怪绘画精品。土佐光信在技法中大胆借鉴中国宋元宫廷水墨画的手法,以飘逸、闲散见长,给日渐衰退的大和绘注入了新鲜血液。他创作的《百鬼夜行绘卷》是日本古代绘画艺术的珍馐,画中的妖怪似人似鬼、栩栩如生、狰狞可恶、个性鲜明,成为后世妖怪画的楷模,也使民间形成了较为统一的魑魅形象。“百鬼”指的是日常生活器物中,因附着灵魂而具有生命力的妖怪。在民间传说中,诸如琵琶、伞、木鱼、茶锅等器物,若被主人遗弃或惨遭损害,便会一怒之下变成妖怪。传说中的九十九神,就是宿有神明的器皿,待之若善,则好运自来;待之不善,则变为荒神,招致灾祸。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江户时代是妖怪文化的鼎盛时期,江户时代的书坊间刊刻有大量叙写怪谈的书籍。当时中国的版画工艺与彩色套印技术已流传至东瀛。书坊所刊之作,大多配以精美的插画,尤以木刻版画作品为最,葛饰北斋所绘的《百物语》便为其中代表。鸟山石燕是江户时代闻名遐迩的妖怪画大师,他留下的作品成为后世妖怪画的摹本。鸟山石燕早年师承美人画宗师喜多川歌麿,后转而研习妖怪画。他一生倾尽其力,遗留下了《画图百鬼夜行》、《今昔画图续百鬼》、《今昔百鬼拾遗》、《百器徒然草》这4册卷帙浩繁的妖怪画卷,合计绘有207种妖怪,蔚为大观。德川幕府时期,歌川国芳与河锅晓斋两位师徒留下了众多妖怪画的传世杰作。尤其是晓斋之作,糅合了土佐与石燕前辈的画风,增添了许多新的元素,自成一派,名曰“晓斋流”,后世称其为“末代妖怪绘师”.

充满灵异色彩的妖怪传说

流传至今的日本妖怪有千余种之多,可谓千奇百怪、姿态各异。明治时期妖怪学家井上园了在《妖怪学讲义》中,将妖怪分属为理学、医学、哲学、心理学、宗教学、教育学、杂学等诸部,每一学部又依照妖怪源流细分多目。理学部分有天象、地理、草木、鸟兽、异人、怪火、异物、变事等;医学部分有人体、疾病、疗法等;哲学部分有偶合、阴阳、占考、卜筮、鉴术、相法、历日、吉凶等;心理学部分有心象、梦想、凭附、心术等;宗教学部分有幽灵、鬼神、冥界、触秽、咒愿、灵验等;教育学部分有智德、教养等;杂类学部分有怪事、怪物、妖术等。譬如日蚀、天火、异星就分属理学天象篇;雷兽、火鸟、九尾狐、古狸、妖獭、天狗就分属理学鸟兽篇;仙术、不死药、炼金术、符咒就分属医学疗法篇;河图、洛书、阴阳、八卦、五行、生尅就分属哲学阴阳篇等。日本的各式妖怪大多有与之相关的故事娓娓流传,现择其一二加以介绍。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古狸狸是崇山峻岭间常见的小动物,以树叶根茎、花木果实为生。相传在荒僻的乡野间,居住有众多化生为妖的狸。它们趁着夜幕,潜入村庄或农户家中觅食。倘若夜晚听闻杂货间有异常怪响,便知是狸。在民间故事中,狸妖风趣、憨厚、爱捣蛋,常爱偷喝农户酿制的清酒而酩酊大醉,旁若无人地躺在庭院内呼呼大睡。狸是至善至情之妖,倘若谁有恩于狸,它会化身万物来答谢他,“文福茶釜”的寓言就是印证。相传一对生活在山涧中的狸夫妇,生活十分清苦,由于实在是寻觅不到食物,丈夫便与妻子商量,化身为茶壶去市场换些米面,然后再变回真身偷返家中。购买茶壶的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寺院住持。狸潜身入寺,在静谧无人的夜晚,想变回原形,却只能变成半壶半狸之物。住持知晓后,对狸进行一番劝诫,试着帮其变回真身,但却无济于事。狸在佛祖前犯了戒律,得到惩罚,住持建议它留在寺中,受香客供奉,所得贡品可接济亲眷,以解妻儿困宥。日积月累,狸索性变成茶锅,被寺僧用来煮茶,以报答住持收养之恩。“文福”一词指的是茶壶在煮茶时,沸水发出的响声。1915年这一故事被搬上荧幕,成为日本早期的哑声剧。著名动漫画家宫崎骏有感狸妖的传说,创作了动漫剧《平成狸合战》(《百变狸猫》)。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犬神

犬神是一种将灵魂依附于人体内而作祟的妖,它流传于九州、四国等地。犬神的原型源自中国民间寓言忠犬的故事,只不过忠犬是一只善良、忠厚的狗,而犬神则带有些许邪恶。犬神喜好依附于女子体内,通过生育来繁衍后代。倘若有犬神附体,亲属需勤于祭祀,以便家运恒昌;倘若怠慢犬神,便会招致灾祸。漫画家高桥留美子创作的长篇漫画《犬夜叉》,便源于“半妖半人”的犬神传说。

人面树妖

    相传在江户时代,有一对十分恩爱的夫妻,可惜美丽的妻子不幸离世。在痛不欲生的情况下,丈夫听信邪鬼谗言,将妻子的尸首种入屋后庭院。日复一日,后院长出一树。百日后枝繁叶茂、开花结果,所结果实均为妻子人面,丈夫遂守树如妻。此事在小镇引起轩然大波,官府也派兵围剿,最后丈夫与人面树在烈火中一同殉情。漫画家峰仓和也所著的《最游记》中就塑造有迷惑人心的“人面树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雪女

雪女是日本家喻户晓的女妖。相传她是一位绝世美女,居住在白皑皑的雪山中,身着华美的素色和服,一头淡蓝色飘逸的长发,但生性却冷酷无情。有传言,雪女将迷失路途的俊美男子诱骗到人迹罕至的地方,与其接吻,然后将男子冰冻起来,摄其魂魄以食用。另有传言,雪女会利用美艳容颜色诱迷失俊男,然后嫁给男子,为他生儿育女,厮守一生。倘若男子变心或虐待妻儿,雪女便含恨杀死其夫,携幼子返回深山。漫画家富坚义博创作的《幽游白书》中的“飞影”,便是雪女与外人所生,被家族视为忌子。

河童

河童栖居在各地河川与池塘中,相传稻河神社的救身湖中就有河童出没。由于河童是人们熟知的水妖,因此各地对它的特征描述不一。有的说,河童是一种两栖动物,面似虎,身着鳞,形如四五岁幼童,故名河童。有的说,河童是一种长相似猿的动物,它全身长毛,身上弥散臭味并有黏液,不易捕捉,而且两眼炯炯放光,眼神锐利。河童的手臂左右灵活,倘若折断,还会复生,手脚特别修长,善于划水。有的说,河童是鸟头人身,背负龟壳,头顶有一碗状凹镜,内注水,则生;水干涸,则亡。河童双手可伸缩,并有翱翔天地的本领。河童在《百鬼夜行》、《百物志》、《万鬼录》、《妖怪物语》等民俗书中均有记载。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可以肯定的是,河童是中国流传至日本的妖怪。南北朝著名的志怪小说家刘义庆所撰的《幽明录》中就载有“水虫”,又名“虫童”,裸形人身,身长不一,头顶一盆,受水三五尺,得水勇猛,失水则无力。这与日本传说中的河童十分形似。另据民间相传,河童本是生活在中国黄河一带的妖怪,古名“河伯”.先秦时在魏国的邺县,每逢大雨,河水暴涨泛滥成灾,百姓民不聊生。当地有一巫女,以“河伯娶妻”为名,诱骗妙龄少女投河以取悦河伯。后来一位名叫西门豹的新县令来邺县后,才破除此巫觋。河童一族在名为九千坊头目的带领下,东渡扶桑,辗转至九州云仙地区。由于它经常凭借妖法欺压民众,为了解救乡黎,熊本城主加藤清正与河童大战,最后将其逼至熊本县筑后川一带,并成为水天宫的使者。漫画家石川优吾创作有短片漫画《饲养河童的方法》、《草裙河童》等。在日本的和风饰品屋内,均可购买各种造型各异的河童玩偶与布娃娃,深受大众青睐。相传河童嗜食黄瓜,所以寿司中的海苔黄瓜卷,又称“河童卷”.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探秘日本奇特的妖怪文化

妖怪学研究与新都市妖怪

明治维新以降,日本逐步开化为现代国家,既往诡异、神秘的日本妖怪被民俗、艺术所洗荡。令人惊愕的是,在日本的大学中竟开设有专门研究妖怪的“妖怪学”.最先使用“妖怪学”术语的是明治时期的哲学家井上园了。他于1886年创建了“不思议研究会”,翌年以“不思议室主人”的名义刊行了《妖怪玄谈》。辄后,一批日本学者发起成立了“妖怪学研究会”.研究会在全国各地巡回演讲,广搜各种怪谈和怪异的轶事,并出版有《妖怪学讲义》。1923年,历史学家江马务编撰有《日本妖怪变化史》,从人性情感方面对妖怪进行研究。1936年,民俗学家柳田国男编撰有《妖怪谈义》、《全国妖怪事典》等著作,在日本国内引发了“妖怪学”研究的浪潮。战后,小松和彦编写了《日本妖怪学大全》,并利用计算机技术,将1.6万条有关妖怪的传闻存储于庞大的数据库内,以供人们检索查阅。

当你徜徉于日本浓郁和风的古街小巷中,随处可见精灵古怪的假面玩具和木雕艺品。千姿百态的妖怪玩偶有着异样的耳朵与狰狞、憨厚的笑脸,让顾客流连忘返,令人咄咄称奇。进入新世纪以来,日本的文艺工作者从古代妖怪中获取灵感,创作出大量脍炙人口的动漫与影视作品,成为日本文化中璀璨夺目的明珠。如今,“裂口女”、“人面犬”、“鬼娃娃花子”、“菊人形”、“贞子”、“学校怪谈”等新都市妖怪传奇广泛流传,续写着妖怪文化这一永恒的话题。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