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原创非首发——《微小说》

0

黑夜之瞳

期待黑夜的来临,黑夜就像飞舞的精灵,能给萜儿带来乐趣。她在等,等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影子。透过夜色,从窗户的反光中萜儿看到了——他的脸。
乍看他和她是并排而立,萜儿知道他并不是真实地存在,而他却是她唯一能看得到的东西。萜儿向前伸出手,掐住他的脖子——捏碎。
他——不知道是她猎杀的第几个,萜儿喜欢黑夜里的杀戮。清晨第一缕晨光透过窗户投在她的脸上,虽然萜儿没有能看到白天的明目,却拥有窥探黑夜的——黑夜之瞳。

四周漆黑静逸,让人慵懒得不想动弹。这是醒了还是在梦里?她不能确定。最终还是醒了,四肢却动弹不得,空间小而漆黑,耳边一直充斥着咕噜的水声……感觉自己赤裸着,像是回到了母亲的体内,那样安逸。渐渐地有点冷,她用力卷缩起四肢。是谁?是谁在推她。惊醒,原来刚才一直在做梦。眼前是她的搭档——黑猫卢娜,这是要去工作了?当手中的武器划开空气散发出一道光华,切断了肉体和灵魂之间的纠缠……想起,自己是一名叫做西西的死神。

爱人的头颅
一、
结婚第一年,他和她去餐厅吃饭,他为她请了小提琴手。第二年,她和他在同一家餐厅吃饭,坐下前她把手提袋放在桌子下,这次她为他请了同一个小提琴手。第三年,和第二年一样。小提琴手终于忍不住问:夫人,您丈夫今年也没来吗?她笑笑不语。第四年,她提着一直没丢弃的手提袋来到海上,夜色下她从手提袋里掏出一个头颅,高举深情地:亲爱的,结婚四周年快乐!

二、
她不顾家里的反对和他出走同居,租住的房子很小,但是她觉得很温馨。她把他们的合照挂满了一面墙,每天在家等着他下班归来。晚上,感受着他的爱抚,倾听着他的甜言蜜语。住了一个半月后她总是觉得房子里有一股腐烂的味道,她和他说,他用奇怪语气跟她说:如果要搬走我们就分手吧!她只好隐忍。某天,警察闯进她的家门,找到了床上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那是她死了一个月男友的无头尸。

三、
她渐渐长大。不知为什么母亲总是对她发火。每次发火,母亲都把她当成情敌一样看待,充满了仇恨。母亲死了,清点母亲遗物时,发现母亲居然收藏着一个头骨,还有一张领养证。一个女人在监狱生下了她。她一直不知该不该去监狱看她的妈妈。直到有一天在一个社区版块看到了一个微小说的一和二,潸然泪下,心里默念:妈妈,你好,我会将头颅给您送去。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