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永生:人工智能让我们死后还能说话

0

本文转载自机器之心  原文来自Guardian,作者 Dan Tynan

人工智能的发展能让我们实现数字化的永生,将我们的终身价值提取为一个不死的版本。增强永生意味着我们的想法与观点会延续下去,而且它不需要我们像《飞出个未来》中的尼克松总统一样把头放在罐子里。

你想要在你死后有一个版本的你继续活着吗?一个激进的新概念 「增强永生(augmented eternity)」可能会使这一幻想变为现实——创造一个以数字形式呈现的我们的知识、观点、甚至我们部分个性的死后印象。

MIT 媒体实验室多伦多瑞尔森大学的研究表明,通过将人工智能应用于我们每一天产生的所有数据上,我们可以将自己的思想转化为虚拟实体。当个体死去后,这个虚拟实体不仅能继续存在,还能学习新的知识。

媒体实验室的访问学者兼瑞尔森大学数字媒体中心的创新主管 Hossein Rahnama 博士计划今年发布一篇有关增强实体(augmented eternity)的论文。Rahnama 说:「通过使我们的数字身份永生,我的终极目标是缩小生死之间的差距」。Rahnama 也是 Flybits 的创始人,Flybits 是一项基于云的服务,可以基于客户的位置和使用方式修改移动应用程序的行为。

「你的肉体会死亡,但是你的数字存在会继续活着并且进化,以作为一个不断进化的存在帮助人类和维护你自己的遗产。」

这听起来像是一部关于「缸中之脑」的科幻电影,但其许多基本想法都已经以一种没那么有野心的方式得到了应用。在过去的几年中,研究人员使用机器学习和专家系统来分析大量数据、识别模式和做出预测;这使亚马逊和 Netflix 能够推荐你可能会想购买的东西或展示你可能会喜欢的内容。

Rahnama 想将相似的技术应用到我们做的每一件事上,以数字形式记录下来,然后,他将建立算法来回答我们在死后别人向我们提出的问题,从而创造「跨世代集体智慧的新形式」。

「在 30 年或者 40 年内,我们就能够向死去的科学家和政治家提问了,」 他说,「想象一下,我们可以激活罗纳德·里根的人格,然后问他怎么看待唐纳德·特朗普」。

这种在你的肉体化为灰烬之后你的思想还能保存的想法并不新奇。「奇点」概念之父 Ray Kurzweil 提出人和机器最终将走向融合——预测在 2045 年之前我们就可以「把思想上传到计算机上」,但他并没有提供如何实现这一愿景的蓝图。或许 Rahnama 可以。

他说,技术是简单的部分。但是要实现数字化永生需要克服一些相当艰巨的围绕数据隐私和一定数量怀疑论的挑战。

选择你的数字继承人

Rahnama 说,由于低成本的数据存储、无处不在的互联网连接、相对便宜的计算力和越来越直观的人工智能工具,「增强永生」现在在技术上是可能的。

最大的障碍是:收集足够的数据、使之可用并保护起来。送入人工智能系统的数据越多,得到的结果就很可能会越精确。为了能够准确地预测你的所言所思,当你活着的时候,增强永生机器需要收集大量的个人资料:你的公开声明、博客文章、社交媒体帖子、照片、文本和邮件—甚至包括你早餐吃了什么(然后发 Twitter 推荐它)。

Rahnama 相信增强永生能在千禧世代找到它的「甜蜜点」,因为这一代人在醒着的每时每刻都在使用 Instagram、Snapchat 与 Facebook。

「在过去你不能实现这个,因为你没有足够的关于某个人的数字足迹来完成复杂的预测。」他说,「50 或者 60 年后,千禧世代的人可能拥有ZB(1 万亿 GB) 级的个人数据。你能用这些数据来做什么?你能否使用这些数据,构建出足够的预测模型,从而确定一个数字继承人——一个死后能代表你的东西?」

现在已经有开发组织的集体智慧的专家系统了。Ross 超智能律师使用IBM的认知计算机 Watson 来梳理法律文件和为律师的法律相关问题提供相关的答案。

Rahnama 认为,15 到 25年内增强永生就将成为主流。但最大的问题在于,谁拥有每个人所产生的数据?他说,对于他的工作计划,用户必须对数据有完全的控制权;而谷歌和 Facebook 等一些公司和其它多数的政府机构或许不会合作。

「因为这些服务将成为主流,你真的需要隐私组织参与进来,让大家知道你有权拥有它,」他说,「数据必须是你的个人财产,你可以把它作为一项遗产,只有你和你信任的人才有权获得它。」

Rahnama 说,他启动增强永生项目的部分原因是为了鼓励有关数据收集和控制方面问题的研究;是为了生成应对即将到来的数据海啸的政策。

机器中没有灵魂

我们询问了其他人工智能专家对增强永生的意见,有一些持谨慎乐观态度,有些人对此表示深刻怀疑。

理论上,记录你所说的每件事、将其输入人工智能模型中、然后通过算法得到你对问题的近似答案可能是可以实现的。Gartner 研究副总裁 Van Baker 说:「这并不超出疯狂的想法的范围。」

「面临的挑战是很微妙的。词语是具有多个解释的。想象一下,当出现一个离谱的想法时,你回答到『当然啦,我们肯定想做这个』。可能听起来完全是讽刺的,但算法可能就不会这样认为。」

Baker 同时指出人类的回答常常依赖于语境,我们可能会在朋友面前说一件事,但在陌生人或者同事面前则会说非常不一样的事。人类是难以预测的,也会随着时间改变他们的想法。

他说:「这些类型的事情对于机器来说是难以解读的」。即使你有了自己的永生数字体,那也只是一个你的人格的肤浅复制品,Zendesk 的高级副总裁 Adrian McDermott 这样说到。Zendesk 使用机器学习来了解他们的顾客是否对用户支持体验感到满意。

img_79801.jpg

「我们真的只是重复模式的总和吗?」一些科学家对增强永生持怀疑态度。

「你也许可以构建一个 Adrian Bot,」他说,「但是增强永生的 Adrian 没有意识,在机器里面没有灵魂的存在。或许它可以比我更清楚地记得我说过的每一件事,但是它不会有想法,没有创造性,它是 Adrian 的稻草人版本。」

律师事务所用的电子工具制造商 Catalyst 的高级应用研究科学家 Jeremy Pickens 具有相似的观点。「我不认为这非常可行,」他写道,「我理解的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大数据在从大量数据中提取最常见、重复的模式上是做得很好的。而人生阅历并不可简化,我们真的只是重复模式的总和吗?或许我错了,但是我觉得自己每隔一两年就是一个不同的人…….电脑需要合成;它需要生成它以前从未见过的新行为。」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持怀疑态度的,瑞尔森大学计算机科学部门的前主管 Alireza Sadeghian 博士说随着计算力的进化和认知科学的发展,由他以前的学生、现在的同事 Rahnama 博士提出的那种智能系统是完全可能实现的。

「如果我们可以保存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思想,并且适当地训练该系统,我认为我们得到的答案将会非常准确。」他说,「但是我认为使用这样的系统来保存我们自己的记忆甚至会更好。」

「想象一下,你能够与离开人世的爱人交谈,就像人们仍然访问逝去的家庭成员的 Facebook 页面一样。从技术本身以及它对人类服务的方面来看——这会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