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非首发——《空之彼方》

0

空之彼方

朋友在他移民国外前邀约,地点是个比较幽静的茶室。

在那个幽静的地方,他诉说着过去的往事。

“事件发生的具体时间已经不知道是哪一年了,听我妈妈的外家人说大概是民国时期发生在上海他们家族的事。虽然他们祖上也是商贾,但并不是什么有大影响力的人家。”

PS:「」里的是经过艺术加工的文字,朋友的叙述没有详尽到人物对话,如果发现有不尽相同的地方,请以「」里的文字作为基准,要问为什么?先容我卖个关子……

「在这个貌似平静,暗里却是紫醉金迷混乱不堪的世道。年轻貌美的她要养活自己和一个十五岁的儿子,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运的是她是一个顶尖首饰设计师,就算是苏子午死后,家产被苏家的人瓜分殆尽,以她关素馨目前的状况,养活两个人算还是绰绰有余。

两年前苏子午的横死,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但也在上海滩卖了几天报纸,火了几天,也算是随了苏子午生前的心愿实实在在的出了回名。

苏子午一死还没等调查清楚死因,财产就因为没有事前分配,而被苏家的人瓜分完了。幸好,苏子午生前还留有一处房产归属于关素馨名下,要不她将一无所有,顺带她还收留了苏子午十二岁的儿子苏载武。

因为收留了那个苏家人都嫌弃的男孩,苏家的人都不约而同没有对她多为难就让她带着那个累赘走了。

“欧探长,我们真的要去调查两年前苏子午的案件?”叶振华快步追上欧立文。“那个案子不是结案了吗?”

“不是,我只是想做一个案情回访,毕竟那是这两年来这里发生的比较有影响力的案件。”欧立文朝着法租界中心区的一栋建筑走去,苏子午的遗孀关素馨,现在在这家法国人开的珠宝店做设计师。

关素馨,时年二十五岁,母早逝,父亲生前是黄金金饰界里比较有名手工业者,三年前病亡。同年女儿嫁给金业大王苏子午,时年二十二岁。说是嫁,实际也没有办手续,随便接到家里就算了。一年后苏子午酒后从家里的长楼梯上摔下,意外暴毙。」

“你妈妈外家姓什么?”我在他停下来的时候,插问。

他意外地看着我说:“姓苏啊!你不知道吗?”

我奇怪地看看他回答:“有什么奇怪的,和你妈妈又没见过几面,她老人家叫什么名我都不知道。”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吧?“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事的?”

“前几天我跟妈妈去她外家的聚会,听老人们聊起来的,觉得有点意思所以特意去问了。”

“有文字记载吗?”

他摇摇头。

民国时期,距离现在也有一百年了,这口中相传的事,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加上自己的想象渲染,叙述时正确率会大打折扣。只是,细想一下倒有些奇怪,朋友叙述的来源好像并不属于苏家人的角度。对于我的疑惑,朋友思考了一下,道:“这个,我也没想到。现在说起来,是有点问题。不过,要是从苏载武那里流传下来的,应该说的通,毕竟是关素馨抚养的他。”

「第一次见到关素馨,和档案里的相片没有什么相同之处。本人更靓丽,二十五岁的她看起来就像只有二十岁的样子。等欧利文出示证件,说明来意。原本还温和的她,脸色一下子霜化起来。

关素馨将他们领到自己的办公室,“欧探长,这是要重查的意思吗?”听到这个事情,任谁都不会有好脸色吧!

叶振华连忙解释:“不,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做个回访。苏太太你不必介意,只要简单回答几个问题……”

关素馨厌恶的看叶振华一眼,回身倒了一杯水,自己喝下去了。叶振华尴尬地把半伸出的手缩了回去,欧利文瞪他一眼。

“抱歉,关小姐。我助手不会说话,有什么得罪的,希望你不要介意。”欧利文暗中踹了还想辩驳的叶振华一脚。

关素馨打量着他说:“混血?”

“嗯,我妈是法国人。”欧利文回答。

“这家公司的老板也是法国人,能帮个忙吗?”关素馨回头递给欧利文一杯水。“帮忙照几张相。”

欧利文虽然不知道这跟他来的目的有什么关联,不过照几张相也不是什么事,他绅士地答应了。

关素馨从保险箱里取出相机,还有一个黑色的盒子。“你要知道那年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她上前解下了欧利文的领带,随手扔在办公桌上。“那天我是听到小武的哭喊才到楼梯上去的,”说着她又把欧利文的衬衣解开了两扣子,露出了部分结实的胸膛。

“小武是苏载武?”

“嗯,不知道小武做错了什么,那老鬼回来就开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在楼梯上纠缠不清,老鬼当时是揪着小武的衣领的,我赶过去要把小武给抢过来。”关素馨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条金项链,盒子里还有一条手链一一给欧利文戴上。“老鬼当时是满身酒气,力大无穷,他直接把我和小武揍到墙边上。”

端详了欧利文一会,伸手弄乱了他原本整齐的褐色短发。“来,摆个Pos。”她端起相机照了几张。“我还没回过神,只是听到有什么东西滚下楼梯,然后楼下又是一阵混乱。当我从楼上往下看时,才明白是那老鬼滚到楼下去了,血就从他的脑袋下冒出来。”关素馨又把他身上的东西一一解下來。“你还想知道什么?”

对于她的叙述,欧利文没有找到可以质疑的话柄,和档案里记录的并无大的差别。“没什么了,非常感谢关小姐您的配合。看着关素馨把东西收拾好锁回保险箱里,“那些东西就这样放着没问题吗?”

“那些?”关素馨回眸看看保险箱:“那只是款式的样品,真正的金饰要等正式生产才会有。”」

说到这里朋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欧立文应该是怀疑苏子午的死因,才会去重新调查。”

我不置是否,他继续说:“好像欧立文也找过苏家的人和苏载武。”

「苏子午是死于脑挫伤,这无可厚非。“欧探长,你还都没问她就什么都跟你说了?”

“这个……”欧利文神秘的笑笑:“不懂了吧?自己想想。”说着话他开始盯着上海某模范中学的大门,下午放学铃响了门打开一会儿涌出了一堆学生。

十五岁的孩子,生得挺壮实,乌黑的短发戴着一副眼镜让他看起来斯文了不少。他好奇地打量着欧利文,“你是外国人?”

“谁都这样问啊!”

“你样子不太像中国人。”十五岁的苏载武说话直接了当,是个爽直的孩子。

欧利文笑笑:“很丑吗?”

“不是,很漂亮。”

“谢谢!”

“你刚才说,你找过我妈妈了?你想知道什么?”苏载武反问。

听罢欧利文的要求,苏载武在考虑过后:“我还没成年,要询问的话不是应该有我妈妈在场才行吗?”

“不是正式的询问,只是想和你聊聊,要是你觉得不想说就不必回答了。你称呼关小姐妈妈?”是个机灵的孩子,欧利文并不是太在意,他换了个话题。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只是关小姐不是只比你大十岁吗?”欧利文和苏载武并排走在路上,叶振华不紧不慢地推着自行车跟在身后。“我觉得,你要是叫她姐姐会合理点。”

苏载武沉吟不语,好一会才说:“为什么要告诉你。”

被抢白欧利文也不急不燥,他放弃了这个话题。“那么,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待你父亲的?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苏载武收住脚步,“他?满脑子财产地位,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为什么这样说?”

“你爸爸会跟你说,不要有信赖跟仁慈这种没出息的想法,也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只要想着如何支配就行。他会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妈妈就是……”苏载武说到这突然停下来,走到叶振华身边从他手上夺过自行车,“不跟你说了,我会告诉妈妈你来找过我。”苏载武蹬上车扬长而去。」

“听说,后来欧立文也找过其他人了解情况。总结来说就是,苏子午为了关素馨的父亲的作坊或者是为了关素馨这个美女,弄得关家家破人亡,却又丢了性命连财产也没能保住。”朋友突然间打住了故事,总结出结论。

“呃!你也结束得太唐突了吧?好歹要有个结尾啊!”我忍不住吐槽。

他也尴尬地笑笑:“时间关系那个老人就讲了这么多,后来我也问了。他也不知道后来怎么了,有说欧立文查出苏子午是关素馨和苏载武害死的,不过她并没有被逮捕,因为欧立文爱上了那个女人。也有说根本就是意外,后来关素馨带着苏载武离开了上海,不知去向。”他喝了一口茶。“其实,我也觉得挺遗憾的,一个挺好的故事,竟然有头无尾。我也有关注你的微信公众号,长亭文库对吧。很久没有更新了?”

“呵!公众号不适合放长篇大论的文章,近来也没有写短文,那个很费神。不过,以后还要继续支持哦!”

“那是一定的,我挺喜欢你的文章的。这个故事的结局随你怎么定,写好后一定要给我看。”他停顿了一下,似是鼔足了勇气:“小婷没有再找你了吧?”

小婷是我的职高同学,他们结婚时我去充当的化妆师。“很少,其实很多时候是我不理她,抱歉。”他们结婚一年就开始分居,现在正在闹离婚。小婷现在就像是一个怨妇,到处散发着她的负能量,旧同学都开始对她避之而不及。

“该道歉的是我,结婚前也没觉得她疑心病那么重,给你们添麻烦了。等手续办好,也差不多能移民了吧!”他看看时间:“没想到聊了这么久,我一会还有事要先走了。”他结了账单,“送你回去?”

“不用,我家就在隔壁街。”

“那,有机会再见。”

目送他离开,我也踱着步子往回走。其实,他说的故事真的有结局。

上年过年的时候久违的远房表兄带来了一个破烂得没有封底面的本子,说是搬家时在旧书堆里找到的。看着是日记本,上面记录的事也是无头无尾,是个女人叙述了她在去法国的游轮上遇到了她喜欢的男人的事,没有说最后他们有没有在一起。不过日记上明确了这本日记的主人,名叫关素馨,她喜欢的男人叫做欧利文。

远房表兄姓欧,早辈有人曾在国外定居。虽然没有什么族谱佐证,欧利文最后和关素馨在一起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晚上,又有有趣的事和爸妈聊天。迈着轻快的脚步,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