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如烟花般灿烂

0

本人版权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她的丈夫出轨了,那不是什么新鲜事,上次碰见他和一个看着还是男孩的人在吵架,他们吵的是分手的问题。他跟她解说:那是他的一个客户。

客户……床上的吗?那是三个月前的事,三个月后的今天,她又看见他和另外一个男人亲密地一起挑选礼物。对,你没看错,说的是一个男人。

“子佩,你在看什么呢?”苏惠走着走着突然不见了魏子佩,差点没吓出心脏病,忙回头去找。却见她立在广场中央雕像旁,不知在看什么,苏惠朝着魏子佩看的方向,除了各式店铺没看到其它。

“苏惠,你吓死我了。”

“你才吓死我,突然没了人,要是让你老公知把你丢了还不撕了我。”苏惠又冲店铺瞥了一眼:“看什么呢?”

魏子佩再看看,那两个人没出来,似乎到店里更深的地方去了。“好像看见个熟人,没事,走吧!”

“不用过去看看?”

“可能是看错了,你不是还要买衣服吗?”魏子佩拉着苏惠就走,不看了,知道得多心烦。怎么着,看起来比上一个强点,起码不会让人怀疑是诱拐未成年儿童

今天是结婚周年纪念日,苏惠把魏子佩送到指定餐厅。杜若飞已经在等她们,“若飞,我把子佩平安地交给你了。祝你们结婚周年快乐!我先闪了!”苏惠高高兴兴提着她的购物袋走了。

杜若飞早点好了菜,都是她喜欢吃的。临了还送了礼物,一个用漂亮玻璃纸包出花来的肉质植物,胖胖可爱的叶子感觉肉墩墩的。
是在那个店买的吧?那个男人帮忙挑的?

“怎么?不喜欢?”杜若飞感觉到她不对劲,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这些植物啊?他自认对她的了解,就像了解自己一样透彻。

“不是,很喜欢。”魏子佩摆弄着花盆:“是谁挑的?”

他完全不懂植物,家里阳台上的花草都是魏子佩的。“一个朋友,他也喜欢这类植物。”

朋友……这次不说是客户了?“哦,眼光挺好,下次介绍我认识一下。”那个神姿态如果只是朋友,也太出格了,骗谁呢?

“哦……好。”杜若飞不自然地应,这是怎么了?“吃好了吗?我们回去?”

回到家里,魏子佩第一件事还是侍弄她的花草,杜若飞洗个澡换了睡衣舒舒服服躺床上,“老婆,快来。”今天杜若飞兴致勃勃。

“我先洗澡。”魏子佩还是若有所思。

“嗯,快点,等你。”唯一不解的是,魏子佩到底在纠结个什么?怪怪的。“子佩?没事吧?”杜若飞敲敲浴室门,快半小时了。

等魏子佩拉开浴室门,杜若飞懵了,黑色半透明蕾丝睡衣,黑色丁字裤,他使劲吞口水。

“不好看?我去换回来。”魏子佩撇撇嘴。

“不,不,好看!好看死了!以后多穿穿!”杜若飞把她搂进怀里,这一定是苏惠的主意,魏子佩一直在纠结的是这个衣服?

看杜若飞色迷迷的样子,魏子佩沉吟:“我还是换回来……”

杜若飞那容得她去换,一把抱起就往床上去。

周一,苏惠偷偷的问:“子佩,那衣服若飞满意不?”

魏子佩瞟了她一眼,没说话,那能不满意?杜若飞让她穿了两晚上。

“不可能啊?是不是你没穿啊?你就是太保守 ”苏惠不可置信地,“我老公最喜欢……”她突然发现魏子佩脸红了,“你用了吧?要是好,我还可以介绍你些小玩具……”

“去!胡说八道什么。”魏子佩瞪她一眼:“欧阳律师那个方案后天要送去给他确定,你确认好了吗?”欧阳蒹葭那个海归律师实是个挑剔的人,第三稿了还是要改,干脆直接送到他家去有什么意见直接改,希望这次改好就算了。“苏惠,你记得和欧阳律师联系一下,确定后天的事。”

隔天,苏惠把魏子佩送到某花园小区楼下,“子佩,你真的要自己去?我陪你好吧?”

“你先去把剩下的事办好,再来接我。”

“……那要是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再不行就报警……”

魏子佩皱眉,这是说嘛呢?”人家欧阳律师是正人君子。”

“谁敢保证,衣冠禽兽多的是嘞。”苏惠不满地,那个欧阳蒹葭看着仪表堂堂,谁知道是否真的表里如一,而且外国人不是都开放吗?还特别喜欢东方女人。“还起个这么怪的名字,蒹葭。”

……这个苏惠什么都好,作为助手也是没的说,但就是个事儿妈。“你这是读得书少,人家的名字出自诗经,算了算了,快走吧!不然一会还要我等你。”赶走了苏惠,魏子佩一步一步往楼里走。

《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这是先秦人所作,蒹葭就是初生的芦苇。大意是:河边芦苇青苍苍,秋深露水结成霜。 意中之人在何处?就在河水那一方……是一部寻找爱人的作品。一边想着就到了门口,门铃按了好一会,没人来应门,不是已经联系好了吗!?魏子佩往门上扫了眼,嘢哎?……门根本没关,这是怎么回事?进贼了?魏子佩迟疑不决要不要进去,轻轻推门,门内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魏子佩回手关上门,“欧阳?欧阳蒹葭?”房间目测大约50来平方布置简洁,没有多余的杂物,看着不是用来久住的。而且能让她这个设计总监亲自动手,还要一改再改的人,可想而知是多么挑剔。幸好欧阳蒹葭要装修的不是这个房子,而是他市一面海大别墅,要是为这个房子魏子佩都要吐血了。

隐隐约约从里屋传来水声,嗯……欧阳蒹葭在洗澡?还是别的人?要不要找个人一起……要不先静悄悄的看看再说?魏子佩轻轻打开房间门,嘢……欧阳蒹葭光溜溜地趴在床上,腰部搭着被单,一地乱丢的衣物,看着也不像凶杀现场,这迷迷糊糊的样子是嗑药了?在洗澡的是女朋友?

“欧阳!”魏子佩捏起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抬高:“你嗑药了?”

“别玩,杜若飞。”欧阳蒹葭扫开她的手:“累。”

杜若飞……魏子佩心里还是猛地一沉,怪不得那天就觉得杜若飞身边的那个人有些眼熟。魏子佩抓起床头柜上的半杯水,直接淋到欧阳蒹葭的脸上。

“杜若飞!”欧阳蒹葭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他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魏……子佩?”

“醒了吗?”魏子佩挣脱他的手:“设计图我给你放客厅,有什么要求再联系,还有告诉里面那个人今晚别回家,回也不给进。”说罢她搜走了杜若飞的家门钥匙。

等魏子佩走了,门外传来关门的声响。“杜若飞!”一直处于懵了的状态下的欧阳蒹葭终于明白出啥事,他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句。

“怎么了?刚才是谁来了吗?”杜若飞光着上身,下面只围了条浴巾。

“是装修公司的设计总监,我怎么就忘了约好了她呢?”

“呢?帮你设计海景房装修风格的总监?”

“嗯!魏子佩。”

杜若飞脑袋翁地:“谁?”

“魏子佩!”

“人呢!?”杜若飞翻找着自己的裤子。

“走了,她还说让你不要回家,要是回去也不给进。”欧阳蒹葭复述了魏子佩的话:“你们认识?”

“她是我老婆。”杜若飞停下来懊恼地说。

呃……欧阳蒹葭脑袋有些不够用,怎么又峰回路转了,世界还真是小。“你打算怎么办?”

“我先打个电话。”杜若飞拿起手机走出房间。

嗯,这事有些严重啊!但是她是怎么进来的?大门是用密码锁。嗯……昨天晚上不会连门都没……想想都后怕,要是在他们疯狂或者睡着的时候进来个别的什么人……

杜若飞进来了,他丢下手机坐在床沿。

“她怎么说?”欧阳蒹葭爬起来,困意已经消失殆尽。

“我打给她助手苏惠了,她们在一起。”

“哦,有人陪着也好……”

“好个,她就算憋死也不会跟外人提半句的。”

这是说魏子佩会保密,他欧阳蒹葭从未想过要破坏谁的家庭,但是有时候又在所难免,认识杜若飞时就知道他有老婆,而且杜若飞说过除非是对方铁了心要离开他,他是绝对不会跟老婆离婚的。但是谁叫他欧阳蒹葭就那么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男人?无论什么他都认了,如果这次他们分开了呢?欧阳蒹葭突然间觉得自己好无耻,魏子佩是个挺好的女人,无论那方面都无可挑剔,要是自己喜欢女人,她这样的应该是首选。自己正愣愣地想着,却看见杜若飞在找什么。“哦!你不用找了,她临走前带走了你的钥匙。”

看到杜若飞沮丧地坐下,欧阳蒹葭实在不忍:“要不我去跟她解释,她想怎么都行。”

“傻瓜。”杜若飞回身抱抱他:“那是我的事,你就不要参和了。明天等她下了气,我再跟她解释。她是很讲道理的人,别担心。”

讲道理?什么都可以讲道理就能讲通吗?那还要律师干嘛?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难道要他换个设计师吗?魏子佩是他最为满意的设计师了!不行,不管于公于私还是要去跑一趟。

隔天,天气闷得像能扭得出水来,欧阳蒹葭心情也很不爽。设计图很完美,但是他老觉得缺了什么,要是那天不发生那事……是不是应该去见个面?欧阳蒹葭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犹豫不决。犹豫再三欧阳蒹葭还是抄起外套,走出办公室,中午请她吃饭,然后把事情摊开了讲,这样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

设计院的内部空间也很特别,大厅内没有常见的接待台,前台是混杂在各部门中的,每个部门也只是简单地用隔板分割。与二楼链接的是一条两边可上下的楼梯,二楼是领导和各总监的独立办公室,只要站在楼上,楼下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欧阳蒹葭到达的时候刚到饭点,人基本上都走光了,他不确定自己来的是否及时。刚踏上楼梯,便被一个从上面冲下来的人撞得生疼,还没有等反应过来苏惠的惊叫从楼梯的另一端传来。另一边的楼梯下两人,一个坐在地上,一个蹲在旁边,他朝她们走过去。

“死啦!死啦!怎么办?”苏惠掏出手机:“打120吧?”

“打什么120又没死!”

“那给若飞……”

“你敢!我上换掉你!”

“那……那……”苏惠快要哭起来了。

“出什么事了?还能动吗?”欧阳蒹葭问。

“欧阳律师!”苏惠好像看到了救星:“刚才那个家伙把子佩推下来了!要是我全程跟着……”

刚才那个夺门而出的小孩似的人?个子不高但力气似乎挺大的。“有没有觉得哪里疼?”

“不会疼的,就是有些晕,让我呆会。”

“是不是撞到脑袋了?会不会骨折什么的不知道?”苏惠慌乱:“还是送医院吧?”

“苏惠,你盼着我好行吗?”

……欧阳蒹葭看看魏子佩的四肢,只有左脚腕肿得可以:“脚可能扭伤了,疼吗?”

“不会疼的。”魏子佩还是那句:“苏惠你上去拿我的病历。”

“哦!”苏惠噔噔噔跑上楼。

“我送你去医院吧!还晕吗?”

“不怎么晕了,可能就是一下子摔晕了。”

苏惠跑了下来,两人一起把魏子佩送到医院,在魏子佩接受检查时主治医师埋怨了两句,苏惠就哭了。

“别哭,不会有什么事的。”欧阳蒹葭给她递纸巾。

“你不知道,子佩她有痛感缺乏症,就是她感觉不到疼,受伤了就麻烦了。”

……虽然也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怪不得她一直说的是:不会疼的,而不是:不疼。

“嗯……你也觉得我是个麻烦。”护士推着魏子佩出来,魏子佩面色一沉埋怨。

“子佩……”苏惠又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没有那个意思……”

“好好,我知道,是我不好!我烦我自己好吧?”魏子佩直翻白眼。

“护士?”欧阳蒹葭问。

“没啥事,就扭了脚,这次算好运。一定要避免受伤,要是摔断肋骨什么的可能会内出血,病人感觉不到疼痛,会很危险。”

“哦,好我们会多注意的。谢谢!”欧阳蒹葭回答。“我先去把钱交了……”

“不用,你们送小佩回去吧!我会嘱咐你的院长伯伯不要跟你爸爸说的,不过他不一定会听我的哦。”护士姐姐笑笑:“好啦,这个给你。”她给魏子佩一个纸包包。

“谢谢!”魏子佩收下了包裹,看护士走了“老当我小孩。你吃!”塞给了苏惠。“拿了好处,记得不要跟杜若飞提,好吧?”

“哦……”苏惠嘟嘟囔囔地不知又说了什么。

“我的事妈嘢,杜若飞这几天的工程到了关键时候,天天下工地,你给他省点心啊?”还嫌事不够多?

“好吧!”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