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令人毛骨悚然的粉色天堂

0

如果地球上真有冥河存在,一定就是位于坦桑尼亚的纳特龙湖,湖水呈现诡异的粉红色,是火烈鸟与火山共舞的地方。然而看似静止不动的水域,还隐藏一个致命秘密,任何碰触到湖水的动物都会化为石头,这是因为湖水的pH值在9-10.5之间,接近强碱水平,任何生物一旦浸泡到水里,没过多久便会死亡,并且钙化成一具具栩栩如生的石雕。

坦桑尼亚,纳特龙湖

从云中鸟瞰纳特龙湖,你一定认为,天哪噜!我来到什么外星球!

这里几乎没有鸟兽的踪迹,

如果你来到这里,

会看到一幅非常怪异的景象:

从水面伸出的枯枝、

石头上矗立着一个个动物残骸,

这些生命仿佛是被瞬间终结的,

它们以一种醒目诡异的姿态告诉世人:

远离这里……

  

“冥河不只是一条河,而是一片海,

死亡沼泽充满整个地狱的第五轮回。”

                       ——但丁

  

纳特龙湖(Lake Natron)在距离阿鲁沙镇110公里的东非大裂谷底,是坦桑尼亚北部与肯亚交界处的湖泊,大部分在坦桑尼亚境内。

纳特龙湖的名字来自于湖中自然沉积的化合物,泡碱(Natron)。它主要由大部份的纯碱(碳酸钠)和少许小苏打(碳酸氢钠)构成。源头是东非大裂谷长期累积的火山灰。除非你是碱性罗非鱼(肿唇雀丽鱼,一种能适应极端环境的嗜极生物),否则那一定不是生存地的最好选择。不幸落入湖水的生物,将迎接死亡的洗礼并且全面钙化。

  

1

  碱水湖

  绝美红色似血滴,似医学组织切片,也似星空

  

纳特龙湖(Lake Natron)是坦桑尼亚北部的碱水湖(因为受火山运动影响,湖水有大量碳酸钠(苏打),湖水为强碱性),水深少于3米(9.8英尺)。湖水来自埃瓦索恩吉罗河和含丰富矿物质的温泉,水温可高达60 °C(140 °F),湖水蒸发令湖泊有高浓度的矿物质。湖泊阔度随水位改变,随着不同的降水量,纳特龙湖的pH值可高达9至10.5,碱度与氨相若。

  

▼非洲君觉得有点像高倍镜下的肺组织切片

  

事实上,纳特龙湖正是因为高盐度环境聚集了大量红色素蓝藻的。耐盐度的藻类因为没有天敌,大量的繁殖给这片湖水带来了末日油画般的血红之色。纳特龙湖随着水位变化,湖水颜色呈现白色、粉红色或豆绿色,浅水区往往是酒红色或咖啡色,看上去非常漂亮,但是安静得诡异。

  

  

▼湖水仿佛幻化成为星际穿越

  

2

  火烈鸟幼儿园

  400万只火鹤繁衍生息,筑巢孵蛋

  

纳特龙湖的湖水含盐浓度高,湖水温暖,藻类丰富,而藻类又是火烈鸟的主要食物,因此这里成为火烈鸟的理想繁殖场所。每年的雨季,东非80%的火烈鸟来到纳特龙湖繁殖后代,这里被称作“火烈鸟的幼儿园”

  

▼越巢筑在湖心,食肉动物就很难趟过去偷蛋或偷袭小火烈鸟

  

你可以静静地在湖畔守着,它们有些埋头啄食着浅滩中的海藻;有些在湖畔懒散闲荡;有的交颈嬉戏;有的一时兴起,双翅舒展,翩然起舞;有些抖动身体,扑棱着翅膀,在水面上踩出片片涟漪,展翅飞起。在翅膀扇动的劈啪声中,无数火烈鸟飞向同一方向的远方,而不久却突然改变主意转向过来……

  

距离纳特龙湖南端的伦盖伊火山(Ol Doinyo Lengai), 则更为湖区增添了别样风景。伦盖伊火山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座能够喷发高浓度碳酸钠熔岩的活火山。炽热滚烫的红色岩浆从伦盖伊火山锥尖喷出。

  

▼火烈鸟儿映衬下的伦盖伊火山

  

3

  真实存在的冥河

  任何碰触到湖水的动物化为石头,被称为“石化湖”

  

很明显,动物在死后变成了木乃伊。但这是什么造成的?为什么它们没有掉入水中或者躺在岸上?为什么一直站着,直到变成化石?这些至今没有明确的解释。尽管化石的主要成分已经确定——石灰石。

  

  

摄影师尼克布兰特和东风大裂谷则颇有渊源——他在1995年执导了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的歌曲《地球之歌》(Earth Song)的拍摄工作。当他在岸边发现了被完美保存下来的鸟类和蝙蝠时,他随即便放下了手边的工作。

当盐岛在湖中形成,越来越少的火烈鸟能够筑巢——这存在风险,就像上面这钙化的鸟所表达的。动物们被摄影师布置成各种姿势。上面左边是一只鸽子,右边则是一只鱼鹰,无疑是自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Guernica)之后,最恐怖的关于“平静中的鸟”的描绘。

  

人们猜测,由于湖面的强烈反射,动物往往会被湖面的镜像所迷惑,以为湖面是“窗外的蓝天”,于是一头冲下来……不用多久,它们的身体就被强碱侵蚀,变得钙化,变成了“雕像”。根据《NewScientist》报道,它们并不是特意摆出这样的造型,可能是接触到了强碱水之后身体发生变化使它们感到疑惑,强碱水的作用使它们保持了死亡前一刻时的动作。

“我无法控制自己不拍摄这些鸟类,”摄影师尼克布兰特这么说道,“没人知道他们到底是如何死的,但看上去好像湖面极端的反光混淆了它们的视野,就像鸟坠入平面玻璃窗一样,他们坠入了湖内。”他描述道:“没有人它们的明确死因,有可能是这个湖的超强倒映能力愚弄了它们,就像鸟儿撞上玻璃一样,它们飞进了湖水中。”

※照片里的石化动物全是布兰特在湖边捡来,放置到“活生生的位置”再拍摄,所有作品皆收录在他的新作《走过蹂躏的大地》(Across the Ravaged Land)。

这片笼罩神秘气息的湖泊沿岸树立着一尊尊异常逼真的动物雕刻作品,而它们全是由被碱性极高的湖水钙化之后凝固的天然动物石像。

赞赏

微信赞赏支付宝赞赏

写评论

请留下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